有家室還到處留情,有時侯「風流」與「下流」只是一線之差。Maggie 告訢我 Philip 的出生日期,想問問我Philip 的吉凶,沒有出生時間,只好做對盤。

「Philip他還會來香港找我嗎?我們還有可能繼續嗎?」Maggie問。

「算吧!」我說。「他不是遇上什麽意外,但我可以肯定他不會再來見您了,他亦不會與太太離婚。」

Maggie顯得有點失望。

「不過您大可以放心,您的真命天子會在2013年出現,他亦會是外國人,到時您還未到三十歲呢!再者,您的命造其實很好,所謂旺夫益子命,婚後當全職主婦,幸福快樂,當下的感情狀態只是短暫的不如意。」我答道。

大批完成,我送Maggie 到樓下,雨仍是很大,可能已是「紅雨」吧。望著Maggie的背影,左手舉著借她的傘,右手拖著小行李,在暴雨下等的士,我內心默默送上祝福:期待著Maggie在2013年遇上一個替她遮風擋雨的好男人。

其實,每一個女孩子都在期待一個替自己遮風擋雨的男人,對吧。

(為尊重相關人士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 

某個晚上,穿空姐制服的Maggie,拖著一個黑色小小的行李來到我的命理館,全身濕透的她對我說外面正下著黃色暴雨。Maggie眼小單眼皮,顴高,約5呎10吋高,雖濃妝但皮膚白晳,為外國人眼中的典型中國美女。

「剛回港?」我問。「對呀,剛從日本回港。」Maggie答道。時候不早,費話少說,入正題開始大批。Maggie報上八字,想我先講工作運,分析後我對她說:「您2009年起工作運轉差,工作多是非,又與上級不咬弦,所以無心戀戰,兩年來很想辭職,甚至想過轉行…(下刪二千字)」

「姻緣呢?」Maggie問。

「自去年(2010年) 中起您已捲入別人的一段關係,即是您當上了第三者…」我接著說。

Maggie說:「無錯,他的名字叫Philip,法國人,已婚並有一子一女,任職銀行業,去年(2010年) 秋天,一次往飛新加坡的航班上遇見他,其後交往,關係日漸親密,其後我倆每個星期都要見面...直到今年(2011年)2月,他更主動向我提出,想我辭去空姐的工作,跟他到新加坡生活,開出的條件是他願意供養我與我的家人。正籍當時我無心工作,與上級的關係又搞到非常不愉快,真想一走了之。經考慮一個星期之後,決定辭職。在行動的前一天,想通知Philip一聲,但不知什麼原因,無論怎樣也找不到他,致電其手電找不到他,致電其任職銀行又找不到他,就好似人間蒸發一樣…回想幸好當日還未有辭職,否則人又無,工又無。」

 

命理案例:一則空姐愛情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