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在世,皆有遺憾。
馬迷話:早知買三號喇!
失業者話:早知唔同老細反面喇!
炒家話:早知唔放著喇!
街市阿姐話:早知再開高啲個價喇!
病人話:早知唔食煙喇!
早知這樣、早知那樣…後悔的說話總是由「早知」二字作開端。
然而,俗語有云:
有早知,無乞兒!
「妳去年開始一腳踏兩船,可是今年二人先後都跟妳提出分手…」今年初夏某個星期二午飯時間,Penny小姐來找我做大批,如常首先講命主姻緣。
「哎呀師父,早知就拒絕跟Ronald分手啦,未夠三個月他就中了六合彩頭獎! 」Penny小姐說。
「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」我答。
紫微斗數與八字命盤均顯示其性格拖泥帶水、搖擺不定。
「好後悔呀!師父,點算呀?」Penny小姐多次如此追問。
「您到底是愛他?還是愛他的獎金、錢?又或者其實妳可以愛上香港任何一個有錢人?不須要回答我,反之我想妳撫心自問。」我向Penny一口氣出幾個問題。
「…」Penny無言。

 

「我跟Ronald還有機會復合嗎?」Penny再問。
「妳倆將來結婚生仔的時間表不一樣,換句話講,妳跟他結婚的機會是零,接受現實向前看吧。」我說。
「好後悔呀!」Penny續說。
「妳應該後悔自己一腳踏兩船,而不是後悔接受分手。」我直接得有點叫人討厭。
「…」Penny苦笑著。
「就算時光真的可以倒流,回到相識那天,再給您選擇的機會,我可以肯定,您一樣會一腳踏兩船,一樣會『被分手』」我說。
這是一個哲學問題,其實永遠沒有答案,但我可以憑Penny的性格去推測這一點。
「我未來老公也會中六彩嗎?」Penny問。
「不論橫財命或者橫財運,並非人人有份永不落空…妳未來老公生肖屬羊或馬,家底屬小康以上,終生財運細女長流;妳倆2023年結婚,2025年生第一胎,是個女的…」我們終於回到正題:論命。
「承你貴言。」Penny眼神帶點失望,口是心非都值得原諒。可是,直到Penny離開,她都未有提過另一位男生半句。
由用餐選A或B,以至選擇在那個城市生活,人生際遇就是無數個大小決定交織而成的後果,當中因果關係千絲萬縷。正正因為我們無法回不到過去再選一次,才會把自己的情感投射在「早知」二字,幻想奇蹟會發生,改變過去的人生遺憾。
近似「早知」的,英文有個phrase叫「What if」,正是許多戲劇與電影的不朽課題,長拍長有。印象較深的有波蘭電影《盲打誤撞Przypadek》(1981)、日劇《求婚大作戰 プロポーズ大作戦》(2007)及近年荷里活電影《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》(2016)等等,都是講這個「What if」。
人生在世,可能都逃不開「早知」與「What if」。

 (為尊重客人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分手後,他中了六合彩頭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