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周分享了一個的女兒擔心父親感情生活的故事 (命理案例:代父問姻緣),今個星期就分享另一個親情故事。
命理案例:代女兒問姻緣
養兒一百歲,長憂九十九。
幾個月前的某個清晨,嚴老先生來到我的命理館,代女問姻緣。嚴老先生六十過外,依然西裝筆挺,風度翩翩,而且耳珠朝口,年青時必定接受過高深教育。
我請嚴老先生提供女兒出生時間。不知是空調溫度太低,還是心情緊張,嚴老先生全身發抖。
「放鬆一點吧,嚴老先生。」我面帶笑地說。
盡量緩和氣氛,可是他雙手仍是震得十分利害。
嚴小姐的命盤一開,不難發現命主眉清目秀,性情溫和,男緣一浪接一浪,早年實為「桃花犯主」格。
「令千金天生耳聰目明,長相端正,實在得天獨厚,自17歲起桃花不絕…」我說。
「女兒自外地大學畢業後,就回港任職同一間酒店做公關工作,可能從來較少接觸中國男仔,總是跟『鬼仔』拍拖,激死我!」嚴老先生不再發抖,臉轉火紅。
似乎嚴老先生對女兒擇偶有某種執著。
「去年她認識了一個『荷蘭仔』,拍拖半年左右就對我講要結婚。」嚴老先生繼續地說。
「照我推算,令千金不可能在這兩年內結婚,其真命天子亦不會是外國人。」我簡單直接地說。

 

「最近才知道這個『荷蘭仔』是無業遊民,到處扼飲扼食,騙財騙色,上星期更人間蒸發,女兒多日來找不到他…師父,你知道嗎?女人的幸福,上半生尚可依靠爸爸,而下半生就要依靠丈夫了。」嚴老先生語重深長的說。

這句話,已故的外父從前亦跟我太太說過,我亦非常認同。
「可是,這個荷蘭人『重現人間』的機會不大,還是叫令千金死心吧…她的真命天子將會於2016年出現…我再講一次,你的未來女婿會是個黃皮膚,100%的中國人。」我說。
「我估計他可能已經離開香港了…那麼,女兒日後的事業又如何呢?」嚴老先生問。
「今年(2012年)11月14日至12月12日有新的工作機遇,待遇會比之前好得多,升職加薪。其後,2013年至2018年其事業平步青雲,實為女強人一名,從事酒店業十分合適。」我答。
嚴老先生忙著點頭示意明白,仍是一臉憂心。
回想自己,從來沒有所謂「鬼妹情意結」,可能自知英文水平不夠吧。
若果將來有朝一日,我的女兒告訴我要下嫁外國人,我可以接受嗎?
還未有子女的我,實在想得太長遠了。
致天上的外父:外父大人請放心,我定會盡我所能,為您深愛的女兒創造最大幸福,終生不渝。
(為尊重相關人士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命理案例:代女問姻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