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在世,並非孤單,我們都是群體生活的動物。
人與人的交往,帶來存在的安全感。
而其中的男女關係,更令人趨之若騖。
女生日思夜想都要識個「有米」男朋友然後嫁個有錢人,幸福不知從何時開始已經跟物質享受「掛鉤」了。
絕大部分時下的男女都將愛情或者婚姻,視為人生幸福的「唯一」泉源。
物質享受絕不等於幸福。
「2010年至2029年,兩個十年大運之中,你老公桃花不絕,換句話講,現在的婚姻關係將會踫上一次又一次的『挑戰』…」我對客人Rosanna說。
「這幾年的外遇,我都十分清楚…自2011年起,我發現他有外遇,那時候我懷有身孕,不敢對他吵吵鬧鬧,只能啞忍。」Rosanna說。
「BB是女的,對嗎?」我問。
「唉,肚皮不爭氣…若是生個男丁,可能在他父母心目中的地位會高一點。」Rosanna說。
「不要自責,從科學的角度分析,嬰兒的性別是由男人的精子染色體決定的。」我帶點安慰口吻地說。
Rosanna欲言又止,笑容顯得有點「有苦自己知」。
「今年(2013年)秋天或有機會再度懷孕,可是,再生女的機會較大。」我說。

 

命理案例:一個願打一個願挨

「他會浪子回頭嗎?」Rosanna失望地問。

「2029年前,你老公桃花一浪接一浪…其中2018年高危,或會離婚…不要以為生BB是維繫夫妻感情的靈丹妙藥,從來都不是。」我說。

「只要我不主動提出離婚,不是就是可以了嗎?」Rosanna問。

「抱著『息事寧人』或者『隻眼開隻眼閉』的態度去維持這段婚姻關係,還有意思嗎?」我反問Rosanna。

「我不想出外工作了,更不想回到結婚前的生活(水平) ,不可能。」Rosanna十分認真地說。

局面實在是強弱懸殊,「強方」非常清楚自己強在那裡…兩夫妻之間都有所謂「財大氣粗」這回事。

「難度獨自生活就會餓死?不要忘記,您從前都是一個專業人士(物理治療師)呀!」我不自覺地語氣顯得有點激動。

若我用「人為財死」去形容Rosanna,可能誇張了一點。

然而,金錢就真的等於幸福的全部?我不敢苟同。

可是,一個願打,一個願挨…

我還可以建議什麼?

我只能夠講:幸福,從來都不是由他人賦予的。

(為尊重客人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