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直以來寫過不少有關「第三者」的案例。
有的主動出擊,
有的半推半就;
有的義無反顧,
有的後悔莫及。
然而我接觸過的「第三者」,大都不可能有個好結果。
To be exact,根本就不可能有一個所謂「結果」。
全因「第三者」只是個拖拖拉拉的短暫狀態而已。
「我是否很儍,很蠢?」26歲的Sammy問我。
「是好是醜,都是一段難忘的人生經歷。」我答道。
Sammy的傷心比後悔大得多。
論鋼琴技巧,Sammy已達演奏級,
但講到感情處理,她就只屬「BB班」入門生。BB沒有任何自主能力可言,只有被身邊的「成年人」完完全全操控著。
情夫因工作關係,六月一家四口移居北京,五年的婚外情玩完。

給Sammy留下永不磨滅的烙印。
「他將來會跟太太離婚嗎?」Sammy問。

 

「肯定不會。」我直截了當地答。
「那麼,我們會復合嗎?」Sammy似乎不介意再做第三者。
「也不會。」我直截了當地答。
「我會結婚嗎?」她接著問。
「當然會!真命天子將於2014年出現,生肖屬鼠或者屬牛…」我說。
「我去年試過人工流產…十分後悔,我是個殺人兇手…我還可以生育嗎?」原來Sammy懷過情夫的孩子。
「妳總不能永遠活在自責之中,終此一生…放心,妳還有機會當媽媽。」我答。
不倫之戀,結束了也不叫人感到可惜。
可惜的是白白犧牲了一個無辜的小生命。

 (為尊重相關人士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命理案例:女鋼琴教師的奏鳴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