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一生一世?肯定不會!而且妳與丈夫亦不會離婚,今年不會,以後也不會。雖然我並不清楚妳倆交往的細節,有多合拍,有多動人,但是有一點我是可以肯定的,就是這段關係是短暫的,今年下半年就會告終,『課外活動』一則而已!」我答。

Miko無言以對。

「妳還愛他嗎?還是妳覺得妳老公已不再你嗎?妳可曾顧及丈夫感受?被一個女人搶走自己老婆,他知道後會有多難受!妳想象得到嗎?」我繼續說。

「我的心很亂。」Miko說。

「不難理解,妳會留在丈夫身邊的,放心吧。」我說。

「為什麼如此肯定?」Miko說。

「因為妳明年懷孕,孤陰不生。」我說。Miko終於笑了。

「那麼,師父,作為一個男人,您可以接受您的另一半是雙性戀者嗎?」Miko離開算命館時問我。

愛一個人不就是愛她的一切嗎?問得好,我真的可以接受嗎?

(為尊重相關人士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有人愛咖啡,有人愛奶茶,當然也有人愛鴛鴦。

「開始吧。」無需茶水款待,更沒有閑談開場白,Miko極速表明來意。

「從妳的八字得知妳應該已婚,相信未有子女,自2008年起財運順遂…婚姻方面,去年開始有第三者介入,不過不是妳丈夫有外遇,相反問題在於妳,妳有追求者,一位妳對她也有好感的『同性』有追求者…」我說。

非一般的「劈腿關係」。

「她是我的上級,已共事多年,應該超過5年吧。她待人處事很有擔當,我任職電訊業,大機構人事複雜,若我們做下屬的對外遇上問題時,她一定第一個站出來「撐」,有冇道理都「撐」,完全做到對外強硬,對內體諒,講真,就算是男人,亦不是個個做得到…」Miko說。

Miko口中的她與聖人無異,絕對有資格接受提名為新任特首候選人。

沒有別的,全因「西施」眼裡出「西施」。

Miko:「我正在考慮跟丈夫分居,在找律師之前先來找師父你。我很想知道我會跟她一生一世嗎?奶奶一直迫我生小孩,我好煩…那麼,我應該選「他」?還是選「她」呢??」

命理案例:雙性戀…跟「他」向左走?還是跟「她」向右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