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 說:「Nick一生飄泊無依,原局見他與六親緣薄,大運排列亦不理想,性格方面只顧享受人生,小時無心向學,長大後則無心發展事業…而且他尚有30多年桃 花運要行,終其一生都活在風花雪月之中,戀愛之後又是戀愛,或者立志要集齊一套中英意法日女友,名乎其實是隻『無腳雀仔』…Daisy,花言巧語當然吸 引,但若您期望他留在妳身邊,只會空歡喜一場。」

無可否認,論浪漫點子,老外肯定此港男creative,但好情人不一定就是好歸宿,浪漫也要有麵包,靚仔樣又不可以當飯食,你話講錢失感情?我就話講感情亦要花錢!養自己都成問題,如何成家立室?

及後分析Daisy八字,我問:「到底妳是喜歡一個老外,還是喜歡Nick這個人呢?」

Daisy以問題回答我的問題:「我未來老公會是外國人嗎?」

「其實八字組合早已透露一個女子會否嫁老外了。實不相瞞,妳未來老公肯定是中國人,所以,無謂虛度時間再造白日夢,畢竟女人的青春有限。放心,2013年緣至。」

Daisy無言以對,她似乎對日後的事不感興趣。

從前遇過很多女同事或者女性朋友,雖然她們不是老外眼中的東方美人兒,但都只愛與老外交往。到底「溝鬼佬」、或者「嫁老外」是否由某種虛榮心態所致?

我從未跟外籍女子拍拖,又不是女人,所以搞不清楚,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:很多人都鍾情於外國的月亮。

曾經聽過一位廣告界的前輩這樣講過:真正有本事的老外,都會留在原居地發展,只有那些被那裏的遊戲規則淘汰,才會懷著投機或者不切實際的心態,老遠來到香港這個陌生地方找機會,「機會」二字包括事業與情人。

以上這番話我從前是十分同意的,但近年開始有所改觀,因為我的客戶羣中不乏非常有本事的老外。

(為尊重相關人士私隱,案例中名字純屬虛構。)

我很愛看書,也很愛逛書店。

上週末,當全港所有愛書之人走到灣仔會展掃貨,我就可以在中環某書店樂得清靜。其間發現兩本英文「奇書」,讀者對象都是中國人(當然不是英語會話書),一本教男人如何娶個外國老婆,另一本則教女人如何嫁個外國老公。

除了中國各大城市,相信香港想娶老外與嫁老外的人為數不少,包括我今日想講的案例:一個立志要嫁老外的「八十後」。

「我從未試過跟本地男仔拍拖,本地男仔太『低能』了,都被父母竉壞。」Daisy說。「今年年初,跟幾個朋友到老蘭 (即蘭桂坊) Clubbing,遇到Nick,他是歐洲一本旅遊雜誌的Freelance photojournalist (兼職攝影記者),去過很多地方,好有見識…二月當收到bonus之後就即刻resign,跟他一起去法國、義大利旅行,他很會營造浪漫氣氛,整個trip我好開心。」

蘭桂坊原來仍然是老外的「覓食熱點」。

Daisy對我展示iphone內的旅遊照片,發現Nick的確高大靚仔。相片中的一些背景城市,我年少時候也到過,好似Nice 、Portovenere及Portofino (不是西貢樓盤柏濤灣) 等沿海小鎮,的確有如童話場景般美。

但好境不常,近年歐洲人正要為他們一直只求浪漫、忽視生產的生活方式,付出沉重代價,即近日財經界談論的歐債問題。

替Daisy與Nick起命盤,不難發現Nick正值窮運。「這次歐遊相信是由妳付款,對吧?」我問。

「他收入不穩定嘛,我又剛收到bonus…」Daisy顯得有點尷尬。「回港之後,我覺得他對我的態度開始有點不妥…他更說下個月想獨自去上海工作,說工作完成就會回來找我。我想跟他去上海,他說不好,聽聞上海的女人很利害,我現在不知怎算。」

 

 

命理案例:嫁老外